小久的体操服

“你还好吧?没事吗?”




“噢,我、我没事,要松的。”

“啥???”

看《猫和老鼠》的时候发现了一直焦冻喵ฅ•ω•ฅ    




不要脸的秀本子wwww(▰˘◡˘▰)

说好的再买本子砍手,然而女神新刊实在太吸引我了,于是又准备了买本子........

没钱都要买,收了本子才没有遗憾,我是这么想的!!!

跟亲友兴奋的讲女神新本子的时候,亲友那个表情,特嫌弃我的说,她问我我就不去数数我入坑快两年到底买了多少本子,我怎么还有钱去买。

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是想买这些本子,感觉看到本子我就跟大力水手吃到了菠菜一样特!有精神,上学都有了动力。说来入坑快两年,我在上学期间做兼职的最大动力就是买本子,为了本子我简直无所不能。


亲友的话让我有兴趣去数数我买过的本子,不算多但是应该也算不上少了。我不算是那种只要是胜出、轰出、大三角就全买的太太´・ω・`  ,因为我这种吃all久的全买了我也没那么多钱是不是hhhhhhhhh(尴尬,我是傻子

看着我买了这么多本子,胜出、轰出、大三角都有了,哪里的太太的都有了,其实还是很有成就感的wwwwww

左:霓虹轰出太太们的合志     右:霓虹胜出太太们的合志



最喜欢最喜欢,胜出的初心太太うめ(除了还没出的新本和最近的两本都有了!(。◕ˇ∀ˇ◕)



其他喜欢的太太的本子,轰出胜出大三角都有。最喜欢、觉得最是我脑内理想状态的果然还是最右本子的太太みみ,她的本子都超好看,画风好故事也好梗也超棒,然而我入坑太晚没赶上她高产的时候,只收到唯一一本(/TДT)/ 她笔下的小久是我最喜欢的小久






推起来有这么多呢wwwww嘿嘿嘿,其实真的蛮开心的,无聊的时候看一看很棒的!


来一波丹尼尔吹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869506/

分享下这个丹尼尔的个人剪辑,做得超棒的!是我每天的日常舔一舔,急切的希望大家去看一看这个剪辑,太好看了。妈啊他真好看



沉迷丹尼尔的颜,我丹尼尔才不残呢!我发誓,他真的不残,他真的很帅,超可爱的那种帅



看着他穿着修身西装,真的特别有种想淦他的冲动


基本是把我蛋妞该有的电影都看完了,除了《我的儿子叫杰克》(太想看军装的蛋妞了!!!)和怎么也找不到的《一位年轻医生的笔记》。啧.........难受

看着蛋妞为了摆脱哈利的影子真的蛮拼的,各种角色都来了一遍,混混、军官、医生、单亲爸爸、渴望父爱的反派、尸体、“跨掉的一代”的代表诗人(那个和戴涵涵接吻了的角色,涵涵真绝色,他也超好看!!!)等等.......然而每次有新电影,宣传的时候总是有会有带上“哈利波特”的标签,就会心疼蛋妞


啊,说到蛋妞的角色,我已经看了蛋妞和两男人的吻戏了,噗wwwwwwww想到一个德哈的明星pa:

德拉科和哈利从小就在一起拍戏,经常搭档。然而长大后就不经常在一起拍戏,还互相发通稿互嘲。

“嘿破特,听说你接了一个同性恋剧本?嗯哼?你果然是个gay!”

“gay你妈,说到gay,谁能有你gay啊?天天就爱打扮的跟个小白脸一样,娘死了你知道吗?话说你能离我远点吗马尔福?”

“娘?!关于你的品味我还真是一点都不想恭维呢,身为明星至少注意下自己的穿着OK?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像个烂兮兮的鼻涕虫一样丑?再说了,至少我不会接和男人接吻的戏。”

“关你屁事啊,走开,又不是和你接吻的戏。”


——德拉科小少爷的抱怨

“布雷斯你知道吗?我TM和他搭戏了那么多年我都没亲过他!!!脸颊都没碰到过!!!他转头就接了和别的男人接吻的戏!还说我娘!!!去他妈的破特!”

“是是是,水性杨花的哈利波特对不起我们忠贞的马尔福,可以了吗?你能自己去他面前说这些话吗?看着你们我真的要累死了。”

“我为什么要去说,我又不喜欢那个疤头,又丑又冲动,切。”

“是是是。”

老子和你青梅竹马那么多年都没亲过你,你知道吗?!(德拉科委屈.JPG

【轰出】春梦了无痕

※童话paro

※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假车

※来自 @小喵楓   同学的点梗!感谢你对我的支持和喜欢啦!。◕‿◕。希望你喜欢

 

 

出场人物:

公主:轰

王子:久

女巫:梅雨

仆人:饭田&丽日

 

 

       轰觉得头晕得想吐,然而不管他怎样努力都睁不开双眼,四肢无力,思维像是被丢进了处于风暴中心的大海,不断的旋转沉浮,意识模糊不明。

       忽然,他感觉到了嘴唇上有什么温热温暖的东西贴上来。然后,意识就像是在海水里平缓上升时看到海面上燃烧的火把逐渐清晰一样。恍惚间好像听到有人在高兴的说了些什么,“啊、您终于醒过来了!”“太好了!”“醒过来了醒过来了”之类,人很多,吵得轰头疼,他发誓他彻底醒了之后绝对要教训下这些人。

       他迷糊着挣扎,眼前像是蒙上了雾,什么都看不清,只看到一个有一双温暖但是有些粗糙的手的人影把他从床上扶起来舒适的靠在床头,还摸了他的额头,很舒服的感觉。

       “好了点吗?”

       声音也是那么的熟悉和好听。

       轰知道这个在细心照顾自己的人是自己暗恋了许久的绿谷出久。

       一会儿,轰彻底找回了自己的意识和感知,他看清了眼前的绿谷,他穿着白色的棉布衬衫和浅绿色的外套,坐在自己床边带着爱慕的眼神看着自己,语气深情又迷人:“好些了吗?”

       轰知道哪里不太对,现在自己还是处于暗恋阶段,对敌人拥有着很强的敏感却在感情方面迟钝到让人头疼的绿谷怎么可能会用着那明显能看出来喜欢自己的眼神看着自己(还穿着奇怪的衣服),轰预备狠狠的掐自己但被绿谷伸手阻止,他惊慌着瞪大眼睛,墨绿的眼眸水汪汪的看着自己,说:“怎么了?我做错什么了吗?”

       “不……这不太对劲,绿谷。”这不是个梦就是中了敌人的个性,鉴于自己最后一丝记忆是在自己房间睡觉,虽然看不惯自己混蛋老爸,但是好歹是个NO.2,不可能让敌人随心所欲的进家门还没一点声响。轰认定了这是个梦。

       结果绿谷一脸见了鬼的大喊:“焦冻公主殿下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公主、王子、轰焦冻、绿谷出久。

 

       轰焦冻黑着脸的用右手捻起自己左手袖口的浅粉色荷叶边花边,从袖子一路看到胸口,衣服上到处都是精细好看的刺绣,他掀开身上的被子,看清了自己确实穿着华丽的裙子的事实。

       “………………………”(FUCK)轰一脸想死。

       这【自主规避】是个什么【自主规避】的梦!

       忽然想到了什么,轰迅速的扯开胸口的衣服看了看自己的胸部。

       一旁不知所措的绿谷被轰的动作惊到,立马从床边跳起来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背对轰:“焦冻公主请不要这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还好是平的。

       轰舒了一口气,刚掀起裙子准备看最重要的地方还在不在的时候,门忽然被人“砰”的撞开,穿着搞笑的衣服的丽日和饭田急冲冲的闯了进来,丽日抓住绿谷的手着急的问:“王子大人怎么了?!出事了吗?亲吻没成功吗?!”绿谷想回答却被饭田抓住肩膀不停摇晃回答不能。

       “王子大人我们公主怎么样?!”“公主醒了吗?!”“你没事吧!绿谷殿下!回答我啊!”“饭田你再摇王子殿下他就要吐了哦。”“哇!公主你干什么啊?”“公主殿下快把裙子放下来!”“不行,王子你不能转过去!”

       房间里瞬间吵到让人头疼,轰感觉后背被人轻轻拍了一下,轰回头一看是拿着一根闪亮亮魔杖的梅雨,她穿着浅绿色的长袍,带着尖尖的帽子,她对着轰摇摇头,然后闭眼默默念了一句咒语挥挥魔杖,房间里所有人都强制安静了下来。

       “这是禁语咒。”梅雨笑嘻嘻的给轰解释。

 

       话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美丽的公主,由于出生时国王和王后在为公主庆生邀请女巫祝福少邀请了一位黑女巫,黑女巫恶毒的诅咒了公主在十六岁生日那天会碰到纺锤就死去,梅雨女巫给公主祝福——公主在碰到纺锤后只会沉睡,直到生命中的真爱给公主一个真爱之吻,公主就会活过来。

       而绿谷就是那个吻醒了公主的隔壁国家的王子。

       终于解释清了来龙去脉,轰不清楚现在自己的心情到底是什么。

       这个来龙去脉万分眼熟,就和小时候妈妈给自己讲的睡前童话故事《睡美人》一模一样。

       绿谷“啪”的一下在轰的床边单膝下跪,右边贴在心脏边,他眼灼灼的盯着轰的眼睛,那专注的眼神传出的深情烧的轰脸红起来,绿谷郑重其事的对轰说:“我以心脏向上帝起誓。”

       “我深爱着你,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开始。圣经说过,二人胜过一人,若两人同时工作,酬报丰厚。若两人同眠,都感温暖。若孤身一人,岂能暖和?哀哉孤独者,若他跌倒了,没有人扶他起来。公主殿下请答应嫁给我吧,我发誓从今以后,无论环境顺逆,疾病健康,我都会永远爱护你,尊重你,终身不渝。”

       “请和我结成夫妻吧!”

       轰心跳得快从喉咙眼里跳出来,他急促的呼吸着,胸口起伏不平,几乎快忍受不了绿谷说誓词,恨不得立马和绿谷告白,绿谷一说完轰就立马接上回答。

       “我愿意!”

       接着众人欢呼,梅雨女巫使用魔法撒花瓣把房间变成了婚房,大家都退了出去,只剩绿谷红着脸直直的看着自己,那双眼眸里只印着自己的身影,虽然还穿着裙子,但是没关系。直接跳过结婚步入洞房,待会就可以脱了这破裙子的轰不管了,清楚了这是梦的话,那随意一些也没什么的对吧。

       此时绿谷不知道什么时候半倚在了床边解开了衬衫上面的纽扣,露出了锁骨,他红着脸小心翼翼的靠近轰,小声的询问轰:“公主殿下,我们,我、我…….我可以吗?!”

       轰面不改色的吞口水:“绿谷,其实我是男的。”

       “绿谷,刚才我确认了,我的小兄弟确实是还在的。”不信的话你摸摸。

       然后绿谷还真的,脸红着别别扭扭的准备伸手过来摸一摸确认,在绿谷触摸到那处的时候两个人都像是同时被电击了一样,绿谷立马撤开了手呆滞的盯着轰,面红耳赤,轰则是感觉绿谷的手指像是有魔力一样,一碰到那个地方他就颤抖起来,下腹开始发热起来。

       “啊……原来真的是男生啊……”绿谷回想着刚才的手感自言自语。

       “嗯,”轰心里稍稍有些着急了,半解开衣裳的绿谷在自己面前,红着脸,认真的说过喜欢自己的绿谷,是个男人都会想干点什么了啊,他握住绿谷的手吓了绿谷一跳,“所以现在可以了吗?”

       可以sex了吗?

       “嗯,嗯。可以哦。”

       “闭上眼睛。”

       从接吻开始,墨绿发的王子闭上了他绿色的眼睛,撅起嘴,轰觉得自己呼吸开始不顺畅了,他微抖着手指按住了绿谷的后脑勺,手指在轻揉着绿谷的头发。就算这是个梦,这也值得了啊。

       轰想着,闭上眼睛亲上去。

 

☆☆☆☆

       轰睁着干涩的眼睛呆呆的看着自家的天花板,窗外不断的传来刺耳的施工的机器声。

       啊……醒了。

       轰翻身一把抱住被子把头埋进去。

       不想醒过来啊!(最大号字体)

 

—————— end ——————

 

对不起迟到了!!!(°□°;) 说好的一周内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也就睡了吃吃了睡时间就没了………….

梦嘛,梦是没有逻辑的,是胡言乱语胡思乱想的

我知道我偏题偏到了北冰洋………………..想弄得搞笑一些然而貌似并没有这样的感觉orz(丧

感谢观看谢谢喜欢www 

不该为了回忆起睡美人的剧情就去看的............结果太影响思路了。我是傻子

⊙ˍ⊙

 


最近关于刚掉的坑和我一辈子出不了的坑的感想

※瞎杰宝的乱想,胡说八道


想了很久德拉科和伏见猿比古到底哪里不一样。帅(贼他妈的那种)、阴森、别扭、小气、小学生似得恶作剧、高智商的蠢货,哦,这是共同点
德拉科大概是那种“混蛋你居然拒绝我了?!什么?你还不是斯莱特林的?!拯救世界是么?垃圾圣人破(重音)特!大疤头!大粪头!斯莱特林就是该和你格兰芬多作对怎么着?!救世主黄金男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摔死你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失恋之后咬牙切齿,愤愤不平的骂:“谁喜欢他啊,才不喜欢他啊!是他妈的哈利波特先追的我!不是我德拉科先追的哈利波特,谁他妈会喜欢一个大疤头啊!那么丑,腌癞蛤蟆似得绿眼睛!!!要甩也是我甩他!对,就是我甩的他!!!谁会喜欢他啊!去他妈的破特!你再不过来和我道歉你就完蛋了!!!”然后尝试一周无视哈利波特无效后破功,日常堵哈利墙角
猿比古应该是“你看我啊混蛋,操死你的看我啊,啊,丢刀子打美咲应该会看过来的,那就顺便侮辱下他的吠舞罗吧哼哼哼wwwwwww啊~看过来了看过来了~~~你终于肯看着我了吗?misaki(经典三段式叫法)”,失恋了之后是想哭又绝对不会哭,只能难受得旷工(关手机拒绝上司打来的电话)躲到被子里一边难受一边骂:“去你妈的吠舞罗,去你妈的尊哥,你他妈的找他们操你吧,我才不会去找你呢,我不难受,哈,我难受个屁,我才不难受呢,谁喜欢你啊!...........妈的八田美咲你怎么还没出现!!!”然后掏出手机拨通八田美咲的电话:“我难受死了你还不过来看我就只能看到我的尸体了!!!”式撒娇


——————

然而哈利的处理方式是“分就分,谁他妈的怕你啊马尔福!”

“诶卧槽你,大疤头!”

“死白鼬!”

“我警告你破特你再叫我白鼬咱俩彻底玩完!”

“怎样?!”(所以还是没舍得叫)


美咲则是“好吧好吧,我输给你了,别哭了好吧,猴子你哭的时候真丑。”

“谁哭了?!我没哭!你才哭了!”

“那....你还要不要和解嘛?”

“谁要和你和解啊?”

“..............那我走了哦。”

“你给我回来!”

“你到底要干嘛啊?!怎么那么别扭啊你!”然后开始安抚一个无理取闹又脆弱的人。


——————

我爱死小学生吵吵闹闹,别扭到死的恋爱了



是这样,最近在乐乎都没动态的原因,仿佛失踪人口一样的我,是对小英雄基本没什么兴趣了,所以都不怎么上乐乎来逛了,我也就对久还有着浓厚的兴趣。

没兴趣的原因还是以前那个,一度让我退坑的理由:小英雄火了以后无脑久黑多得我烦,以及我看腻了的“一百个人有一百个哈姆雷特”式的扭曲理解角色标准理由。就在这里说一句过激的话,骂小久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概率是卡吹。看好,是卡吹,不是所有卡厨,哪个卡厨关注我了别怪我。

我不讨厌卡酱,但是也算不上喜欢,可是没黑过。记得第一次对小英雄恶心就是因为有人黑卡,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开始集体骂小久,嫌弃丑和巴不得让卡酱当主角的言论多到看不下去。而且卡酱是平哥亲儿子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吧?平哥说过最喜欢卡酱,也注重刻画了卡酱,甚至把角色定位都定成了类似双男主(A班双核心)。我是不在意这些的,当初看到双核心设定的时候还在感慨幼驯染有看头了。然后,又是一波黑出久的,什么救人怎么那么自作主张跟ky似得(意思大概是救人之前还得问问你要不要我救)、能力不如卡酱还冲动的(你开心就好)、怎么体育祭全是轰出没什么卡酱戏份(你卡在体育祭的存在感简直爆炸,轰出单场都有他出场你们卡吹是没看见还是怎么的)之类的.....我真的是

为了不拉低久厨素质,我也只能大声的说几句草泥马的狗屎卡吹。你们写信干脆让平哥换主角,让小久下去好了,求你们了,我看不下去黑了。想吐

小英雄接近退坑,也别关注我了,什么时候有心情了大概会动稿子,没什么推荐和更新的。

【胜出】无名诗

※小久生贺,祝我的宝贝生日快乐

※同样的开头,不一样的结局

※写我理解的理想中CP模式

 

       在这个个性泛滥的世界里,大部分人都拥有着一项可以当作是技能的被称为“个性”的能力,有的人可以从手心中分泌出硝酸甘油控制爆炸,有的人可以让碰到的东西都漂浮起来(但重量有限),有的人也可以让自己全身硬化,还有的人可以看你一眼就让你的“个性”消失……有些人用个性去做坏事,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与之相对的就会有人用个性去阻止这些人,保护一般市民。保护别人的人被广泛的称作“英雄”,如今成为了一种职业的存在,做坏事的就被称作“Villian”。

      这样的世界听上去超帅的对吧?生来拥有与众不同的能力,仿佛动画片和漫画里的那样无所不能、刀枪不入的英雄一样。但即便拥有了很棒的力量他们也还是会像个普通人一样该晕车晕交通工具的还是会晕,捧着个袋子吐个昏天黑地;肚子疼的还是会拉肚子并且在厕所蹲到脚软;该生病该发烧的依旧会头晕和因为发烧引起的浑身无力而躺在床上难受着。不管你是世界no.1的英雄还是哪个犯罪组织的boss。

      绿谷出久想起自己好像很久没有生过病了,大概是从有了个性之后,他以为个性让他身体至少和普通人会有点不一样,比普通人更强健一些。

      然而现在身体像是落进了冰冷湖水里,,任由刺骨寒冷的湖水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呼吸困难,四肢无力,眼睛也睁不开,偏偏身体里却像是有一把火在燃烧死的,口干舌燥。绿谷觉得他一张口大概就能喷出火来。

      好难受啊,真奇怪自己会不会在被冻死以前就先被体内的火焰给燃烧殆尽。绿谷额头上贴着感冒贴,闭着眼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

      一般已经在同居的情侣中,如果有一方生病了,另一方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照顾对方,做些可爱又让人更加喜爱的事情来安慰病人,说些会让人害羞的——“我会一直照顾你,用一辈子来照顾你”这样的情话来。

      恩,一般情侣来说是这样的。所以绿谷深知爆豪绝对不会做出这样浪漫的行为,但是在爆豪端着印有欧鲁迈特还冒着热气的马克杯,另一只手攥着药丸进来的时候他还是很高兴的,尽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高兴。

      “醒着吗?快起来把药吃了再睡。”

      绿谷勉强睁开眼看一眼爆豪手中拿一把五颜六色的的药丸,胃里就开始泛酸,引起一阵恶心,于是绿谷直接翻了个身拒绝吃药。

      “不要。”

      “哈???”他听见小胜拔高了声调,可这样爆豪也没有用惯有的拳头或是爆破去招呼他,他只感受到爆豪撕下了他头上的感冒贴,接着贴上了爆豪自己体温略高的手,爆豪在摸到一手冷汗后咂舌。

      “这不是还没好吗?!赶紧的给我把药吃了,水要冷了。”

      “不要,药丸太多了,而且苦。”

      人大多会在生病时因为难受,因为柔弱,不自觉的对照顾自己的人产生一些自私而又任性的想法或要求。

      绿谷依旧是翻身背对爆豪,爆豪没有说话,一阵沉默。绿谷按多年和爆豪相处的经验来说,只有这个时候任性是爆豪绝不会揍他的,首先毫无意义,其次爆豪也介意对一个弱鸡病人生气,虽然他现在内心活动一定是“草泥马快给老子把药吃了啊你个废久!”,但是他不会说出来的,在这种时候。

      一会儿,背后传来爆豪无可奈何的咂舌声和关门声。

 

      绿谷晕乎乎的脑子不清楚时间过了多久,他只想睡觉。

      “废久,起来。”

      绿谷不想理他,继续躺着。

      “起来喝了这碗粥,吃了药再给老子睡觉。”

      于是绿谷反应了一会,支撑身体坐起来,裹着被子一脸病容,爆豪觉得他应该把手机拿过来拍下废久的这副蠢样子,以后没事的时候好可以拿出来尽情的嘲笑。绿谷没说什么伸手去拿碗,爆豪也配合的给了他:“小心点,别他妈吃太快了,烫死你。“

      绿谷不想吐槽爆豪粗暴的关心,小口小口的吞着粥,不时努力的咽下爆豪硬塞进他嘴里的药。

      直到好不容易吃完粥和药,绿谷舔舔嘴唇直接倒在床上一秒也没耽搁的睡了过去。爆豪咬咬牙,忍住了把玩丢到绿谷脸上的冲动。

      不知道睡过去了多久,总之醒过来夕阳正透过窗帘把房间照得明亮温暖。绿谷发觉身上的热度消散了很多,身体已没有早上那样的难受了,他想尝试着起身去洗澡,洗掉身上由于出汗而有的黏腻感,刚动了一下才发现爆豪躺在他的身后环住了他。

      病好了很多,身体里也没有了那种像是被火灼烤的感觉,可是绿谷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他偷笑着凑过去亲一口爆豪下巴。现在绿谷舍不得说些“小胜你放开我让我先去洗个澡回来你再抱着我好吗“这样KY的话,他小心的变动下姿势,慢慢挪到爆豪胸口的位置,接着整个脸埋过去听着爆豪的呼吸和心跳。

      算了吧,再睡一会儿。他想着。

 

 ————可有可无的标准结局

“CNM你热不热啊!离我远点啊废久!一身汗臭!”

“小胜你闭嘴好不好?”

【轰出】无名诗

※小久生贺,祝我的宝贝生日快乐

※同样的开头,不一样的结局

※写我理解的理想中CP模式

 

       在这个个性泛滥的世界里,大部分人都拥有着一项可以当作是技能的被称为“个性”的能力,有的人可以从手心中分泌出硝酸甘油控制爆炸,有的人可以让碰到的东西都漂浮起来(但重量有限),有的人也可以让自己全身硬化,还有的人可以看你一眼就让你的“个性”消失……有些人用个性去做坏事,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与之相对的就会有人用个性去阻止这些人,保护一般市民。保护别人的人被广泛的称作“英雄”,如今成为了一种职业的存在,做坏事的就被称作“Villian”。

      这样的世界听上去超帅的对吧?生来拥有与众不同的能力,仿佛动画片和漫画里的那样无所不能、刀枪不入的英雄一样。但即便拥有了很棒的力量他们也还是会像个普通人一样该晕车晕交通工具的还是会晕,捧着个袋子吐个昏天黑地;肚子疼的还是会拉肚子并且在厕所蹲到脚软;该生病该发烧的依旧会头晕和因为发烧引起的浑身无力而躺在床上难受着。不管你是世界no.1的英雄还是哪个犯罪组织的boss。

      绿谷出久想起自己好像很久没有生过病了,大概是从有了个性之后,他以为个性让他身体至少和普通人会有点不一样,比普通人更强健一些。

      然而现在身体像是落进了冰冷湖水里,,任由刺骨寒冷的湖水从四面八方压迫过来,呼吸困难,四肢无力,眼睛也睁不开,偏偏身体里却像是有一把火在燃烧死的,口干舌燥。绿谷觉得他一张口大概就能喷出火来。

      好难受啊,真奇怪自己会不会在被冻死以前就先被体内的火焰给燃烧殆尽。绿谷额头上贴着感冒贴,闭着眼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

      轰联系了事务所请假了一天,原因是恋人生病了需要在家照顾,得到允许后轰放好手机坐到床边。

      绿谷出久生病了。他脸上不正常的红润着,整个身体都很热,额头上贴着感冒贴乖乖的躺在床上,被子盖到了他的下巴,看起来意外的可爱。于是轰用右手去摸摸绿谷的脸颊,绿谷的脸颊似乎因为体温有些高的原因所以摸起来暖呼呼软软的,绿谷发出舒服的不明意义的声音,蹭了蹭轰的手,把脸尽量的贴近轰的手掌,沙哑着声音说:“哈…….焦冻再摸摸我好吗?好舒服……”

      “出久,你生病了,我带你去医院好吗?”

      如果去了医院,那么新一代的no.1英雄生病病到上医院,这足以够各大报社登个头条登个一两星期的新闻一定会闹起来。绿谷不想这样让人们担心他。

      “不要。”

      “那我出去买点药给你吃可以吗?在这里等等我。”

      “好。”

      绿谷勉强的睁开眼看着轰点头,轰笑笑,俯下身给绿谷换一个感冒贴,揉揉绿谷的头发,低下声音温和地说:“马上就回来,等我。”

      大脑一阵阵的眩晕,一阵昏昏沉沉的倦意不断袭来,绿谷眯着眼睛打了个哈欠,轰给他整理了被子,看着绿谷合眼睡了才悄声离开。

 

      轰提着一袋装满了花花绿绿包装的药回来了,他先是把药放到了厨房,去卧室看了绿谷一眼,绿谷还在沉睡,接着轰慢慢走回厨房回忆药店医师的嘱咐。

      “最近很多人都感冒了,给先生您推荐这款药,药效很快,差不多一天就可以让身体恢复了,但是味道不太好,如果可以的话,您可以做些粥让病人混着药吃下去就可以。”

      轰不太会做饭,平常一般都是出去吃或者绿谷亲自下厨,他看着从手机找到的菜粥秘籍纠结,皱着眉头从冰箱里找出一点青菜和肉,好好清洗之后仔细切碎,把切好的肉和蔬菜连同米一起倒入了锅里,按照感觉放入水,打开火炉后去卧室照看绿谷。

      一段时间后,轰看了手机,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又立马去厨房端出一碗热腾腾的粥去卧室,轻轻推醒绿谷,“出久,醒醒,起来喝点粥吃了药再睡,好吗?”

      “……嗯,好。”

      绿谷晃着头晕乎乎坐起来,伸手想要去拿粥,轰却拿起勺子舀起一勺粥吹凉送到绿谷嘴边,绿谷懵了下,等到大脑处理过来就乖乖的小口小口喝粥。

      “会烫,慢一点。”

      “……好。”

      就这么喂着粥,一会居然也吃了大半碗,轰尽职的照顾绿谷喝粥,忽然发现绿谷在紧紧的盯着他看,他顺手从床头柜的抽纸盒中抽出一张纸替绿谷擦擦嘴,说:“怎么了?”

      “感觉像是在做梦啊……连续三年排名最想嫁的英雄排行榜no.1的英雄焦冻,粉丝取外号为冰与火的王子殿下的轰焦冻,在喂我喝粥。”绿谷哼哼的笑着。

      “没关系啊,我愿意这么做,”轰把放温的水和药递给绿谷,“你喜欢的话,我以后也这么做。”

      “……”

      不行了,脑袋晕晕的,心脏也比之前跳得更快了,糟糕,这一定是生病的原因。

      绿谷猛地一拍自己的脸,接着忽的倒到床上去躲到被子里去了。轰以为绿谷怎么了,赶紧过来伸手摸绿谷的额头,然后发现由于自己的个性他并不能好好的感觉到绿谷的体温。

      绿谷的声音从被子中传来,那不算是成熟的声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闷闷的传来:“焦冻总是这么犯规……”

      这时轰才明白绿谷只是害羞了而已,他眯起眼无声的笑起来,帮绿谷把被子掖好,弯腰把鸵鸟绿谷的头解放出来,在绿谷的嘴上落下羽毛一样轻柔的吻。

      “早点好起来吧。“

      我的小英雄。

——————end——————

出久宝贝生日快乐!

我的妈呀,好歹赶上了.........

坐了四天车,我终于到家了我的妈……
今天处理点必须做的事情然后准备生贺,其实在火车写得差不多了来着╯﹏╰,改改应该可以放上来。
剧透,同样的开头,在我理解下轰出和胜出分别不同的发展(不会放到一起的)。希望是能甜到你们的日常www

今晚洗tag的都是天使(▰˘◡˘▰)

想给这些人笔芯,想给这些人花花,这些更新洗tag的人希望大家都去关注她们。她们有那——————么好